搜索

Chinese \ English

     地址:中国江苏省苏州市常熟高新区珠泾路8号7幢

电话:0086-512-52566788  邮箱:horad@horadgroup.com  苏ICP备17051259号-1   

新闻中心

前8个月中国光伏对美出口下降91%

发布时间:
2017/11/07 15:42
2
 
  近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针对光伏电池及组件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贸易就近的建议,来限制消费产品进口。
 
  11月2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透露,今年1至8月,中国光伏产品对美出口仅仅实现了1.16亿美元,同比下降91%。
 
  对此,高峰表示,中国已经注意到,10月31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公布其四位委员准备提交针对进口光伏产品实施全球保障措施的具体建议。根据美方的相关程序,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将于12月6日举行相关的听证会,听取相关方案,提出意见。
 
  高峰强调,自美方今年5月启动光伏的全球保障措施调查以来,中方一直质疑美方发起调查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并密切关注有关进展。截至目前,美方已分别于2011年和2014年对中国的光伏产品采取了两次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今年1至8月,中国光伏产品对美出口仅仅实现了1.16亿美元,同比下降91%。
 
  “在全球经济缓慢复苏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各经济体都应该采取积极的措施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正能量,我们希望美方针对这起全球的保障措施案件能够客观公正,审慎地做出决定。”
 
  美国太阳能行业普遍认为,限制光伏进口很可能导致“双输”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10月31日就进口光伏电池及组件向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贸易救济措施建议,以限制相关产品进口。美国太阳能行业普遍认为,限制光伏产品进口很可能导致“双输”结果。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曾于9月作出裁决,认定大量廉价进口光伏电池及组件给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这一裁决依据的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201条,也被称为“201调查”或“全球保障措施调查”。该条款规定,当某种商品进口数量激增,给美国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时,美国总统可以通过关税、配额等措施来限制进口,保护本国产业。
 
  据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4名委员向特朗普提出了3份不同的贸易救济措施建议,包括通过配额、关税以及许可证等形式来限制光伏产品进口。
 
  其中,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伦达·施密特莱因建议同时采取配额和关税来限制进口。她建议,对进口光伏电池设定配额,对配额内进口商品征收10%关税,税率在此后3年内逐年递减至8.5%;对配额外进口商品征收30%关税,税率在此后3年内逐年递减至27%。另外,对进口光伏组件征收35%关税,税率在此后3年内逐渐递减至32%。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副主席戴维·约翰松和委员欧文·威廉姆森共同提交方案,同样建议采取配额和关税两种救济措施,不过在具体数字上与上述方案有所差异。委员梅雷迪思·布罗德本特则建议设定进口限额,同时采取公开拍卖方式来销售进口许可证,并将这笔收入用于支持国内相关企业发展。
 
  特朗普将最终决定是否采取贸易救济措施,以及采用何种贸易救济措施。
 
  由于美国太阳能下游产业严重依赖进口廉价太阳能电池产品,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裁决结果可能导致美国太阳能发电价格上升、大量工人失业、太阳能产业发展受阻。
 
  市场研究公司GTM称,限制进口光伏电池及组件可能给美国太阳能市场造成“毁灭性”打击,在未来5年内或将导致三分之二的太阳能板安装计划取消。
 
  美国太阳能工业协会主席阿贝盖尔·霍珀在裁决结果公布后曾发表声明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裁决令近9000家太阳能企业以及26万雇员感到失望。”
 
  根据SPV市场研究公司的研究,2001年之前美国太阳能电池产量一度占到全球总产量的四分之一,但此后由于亚洲太阳能电池价格更为低廉,美国国内产量逐步下降,进口增加。去年美国市场上销售的太阳能电池产品95%来自进口。
 
  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统计,目前美国太阳能电池产品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是马来西亚,其次是韩国、越南和泰国。来自中国的太阳能电池产品约占美国进口量的8%。
 
  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这一诉讼的是一家位于美国南部佐治亚州的光伏企业Suniva,这家企业已于今年4月提交了破产申请。另一家参与起诉的企业是同样已经破产的德国光伏企业SolarWorld美国分公司。
 
  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此前表示,光伏产品自由流动有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改善全球气候。在该领域维护自由贸易是各国的共同责任,也符合各方共同利益。他说,希望美调查机关严格遵循世贸组织相关规定,慎用贸易限制措施。
 
  美国市场对我国光伏出口整体影响有限
 
  根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我国的光伏组件出口到美国为55.8MW,占我国出口份额仅0.5%;2017年上半年出口到欧盟市场的光伏组件为374MW,同比下降69.2%;2017年上半年我国出口印度光伏组件超过5GW,大幅提高179.58%,占我国出口份额40%左后;2017年上半年对日本出口组件2.48GW,同比上升5.8%,占我国出口份额约20%;2017年上半年我国对新兴市场光伏组件出口量达2.8GW,其中主要来自东南亚和美洲市场,同时中东和非洲市场也开始崭露头角。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行业发展部主任江华在接受华夏能源网专访时指出,之前我国的光伏产品出口主要依赖欧洲市场,而现在日本、印度、韩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巴西、泰国、墨西哥以及部分中东地区的新兴市场开始崛起,光伏市场逐渐多元化。与此同时,光伏制造的海外布局也发生改变。目前已经有近20家企业在全球近20个国家建设工厂,已建成电池、组件产能在6.5GW以上,产品出口至全球180多个国家、地区,在多个国家开展EPC或电站投资建设。
 
  同时,随着近几年不断遭受其他国家设置的贸易壁垒,中国出口光伏产品的企业对抗海外贸易风险也愈加“熟练”。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长张森认为,“与前几年相比,不论在法律、经验、硬素等方面都要完善、丰富。相关机构组织和企业,在面对国外设置的贸易壁垒能够积极地面对、处理,相关的法律程序越来越完善,对国外市场也有了深入的研究。“
 
  对于此番美国对全球光伏产品发起保障措施调查,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美国保障措施调查或对中国的光伏产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总体来说中国光伏产品的主要市场在中国本土及其它亚洲地区,美国此举对中国本土光伏企业影响范围有限。
 
  据韩晓平分析,从“十二五”开始,亚洲及国内光伏需求量激增,光伏制造成本下降,带动产业快速发展。一方面国内市场容量大,另一方面积极开拓欧美以外的新兴国际市场,相比之下美国所占份额已不足以对我国光伏产业整体造成严重影响。
 
  FR:华夏能源网